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活着的意义

好像今天这个题目有一点点沉重,但其实我内心的充盈的,我只是怕我再不写下来,我忘词了,我的灵感消失了。

可能是因为我之前抑郁过,我不确定它是不是抑郁症还是躁郁症,还是双相情感障碍,我对检查结果始终怀抱着一丝丝不相信,我始终觉得我自己不是一个抑郁症患者。但是,正是因为我经历过抑郁,我特别想聊聊人生的意义。

首先,我认为是产生羁绊。也就是所谓的亲密关系或者人际关系,有亲人、爱人、朋友、知己,这些角色都能让我们产生羁绊,让我们彼此需要。被人需要和需要某人就像是黑暗中的一束光,就像是你眺望深渊时,它从背后照亮了你,将你从黑暗中拉了回来。它告诉你,你还有羁绊,还有牵挂,还有给予别人幸福和为别人负责的能力和义务,你不能就这样离去。也许你接纳不了自己,但是他们可以,他们需要你。举个例子,前阵子我喝多了酒和老大吵了起来,情急之下动了手,还对另一个好朋友爆粗口,他当时非常生气,我低头扶着椅子腿不停的颤抖,说什么也不道歉。他一边安慰我一边对我说,你可真行,对我都动手。第二天,他主动打电话过来说,酒醒了没,我查了一下,抑郁症状好转的一个现场就是开始攻击人了,说明你比之前好太多了,攻击对外,总好过对内。我当时觉得非常感动的时候,非常愧疚。我已经很久没有跟人聊起抑郁这个话题了,我不敢跟人说,我会头晕,会吃不下饭,会脑袋胀痛,我好怕就连最亲近的人都觉得我在撒谎博同情,我自己都快觉得我是个演抑郁症的人了。另一个朋友对我说,你对我们这样,就说明咱们是亲人,在异乡的亲人,可就是因为亲人,才肆无忌惮的说着擦你面子的实话,你可不能往心里去。不然,情分迟早会淡。这种感觉,怎么说呢,你不用克制和掩饰自己的缺点,他们在接纳你,你不用小心翼翼的收着自己的个性和脾气,不用胡思乱想,不用患得患失,即使有矛盾,可我们依然可以互相理解,互相为对方着想。

其次是创造可能。创造可能,也就是实现自我价值。努力和回报均衡,或者做一件发现逐渐自己天赋的事情。比如我和露聊电话,露说,我发现我做方案是真的喜欢,也是真的擅长,你策划活动是真的擅长,我适合做方案,你适合搞策划,比如团青,企业宣传等等,你一定不用费多大力气就可以做的足够好。或者任何需要表达和策划的工作,你都可以做的足够好。我忽然想起来,我做很多即兴的事情,比如演讲辩论,这些都会让我感到我是有血有肉的,我是有能力的,而这些本身就不用让我经历太多痛苦的过程,也就是我可以相对轻松的临场发挥出来。我的“快思考”能力相对不错。这种不断发现自己还可以,或者挖掘隐藏技能的过程,就是在创造可能。

最后是承认问题,直面问题,解决问题。人的焦虑大多没有具体的焦虑,比如焦虑的事情细细一分解,找出最担忧或者直接担忧的问题,逐一攻破即可。就好比,我有容貌焦虑,其实就是对皮肤和气色的焦虑,那我就补气血,提气色,用抗敏的护肤品和补水面膜,给皮肤补充水分,所以容貌焦虑就会减少。我有“我已经27岁了”的年龄焦虑,那其实就是因为我觉得我的人生无非就是按部就班的结婚生子,在一个小地方安稳度过余生,运气好的话,病痛折磨会少一点,或者来的迟一点。运气不好,疾病缠身,遇到一个或者暴力或者橱柜或者不顾家不爱我的老公,我的后半生就和一个这样的男人绑在一起等等。其实根源在于,我遇到的人太少,我没有足够的力量爱自己,或者对抗不被爱的后果。其实我认真的想过,我是不是真的一定需要一个老公,我需要什么样的老公。不成熟的我一度认为,只要永远找跟上一个完全不同的,我就一直在赢。我跟过去的自己,过去自己的眼光在对抗,可是有一次我打滴滴,师傅的侧脸还是差点让我破防,单眼皮,高鼻梁,像极了其中的某一个人,我还是呆呆的看了很久,最后我终于承认,我不应该在乎输赢,如我自己安慰自己的,我们都彼此双向奔赴过,这就够了。我想,我们不应该给自己制定标准,什么不找金牛座,不找年纪大过自己的,不找戴眼镜或者不戴眼镜的。大可不必,男人的担当和尊重,人品和真诚,不是用是否像前任们的某一点而去评判或者因此而否定,那就太狭隘了。让自己成长,放弃固有标准。

活着有很多很多意义,也许当许多个无能为力接踵而至,当你某一瞬间望向窗外,还是会有纵身一跃的冲动,但是,留住你的,一定是你对这个世界,和这个世界对你的偏爱。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