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南国的椰子树

出租车在道路上疾驰着,一排排高大的椰子树齐刷刷向我敬礼。在海南,椰子树是一种很常见的树木,主干道两旁,巷子里,房前屋后,到处可见。椰子树已经和和海南人民密不可分了。

真真切切看到椰子树,我脑海里瞬间涌现出两个字:挺阔。一棵成年的椰子树一般高达10至12、13米,大约有三四层楼房高,它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一根枝干到头,没有那么多枝桠,这与荷花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蔓不枝,亭亭净植。

大部分人小时候都有过这样一个幻想,正在上课时,头顶上的风扇掉下来怎么办。我每次走到巷子口都担心椰子会掉下来,一颗椰子大约五就斤重,从10多米的高处掉下来,保守估计,重力加速度,也够我在医院躺几天。昨天刮了一夜的风,晚上我就担心椰子树能不能撑得住,第二天,果不其然,两颗椰子孤零零地躺在巷口,旁边还四仰八叉躺着一只过路的无辜的蜗牛,蜗牛厚重的壳已深深陷入肉里,它的头再也抬不起来了。我不觉摸了摸脖颈,脸上有些发热,这个小可怜为我抵了命,呜呼哀哉!

现在正是吃椰子的好时候,满大街的椰子,当地人攀着长长的梯子,拿着大砍刀,一砍就是一大串,就在路边搭着棚子卖,五六块钱一个,把皮砍掉,用刀旋个孔,插个吸管就能喝。我家的大货车停在路边,弟弟到车顶加个小梯子就能摘几个,每天中午到店里卸完货,随手搬个椰子,吭哧吭哧就能打发半天时间。喝完的椰子我爸不让扔,砸开来椰蓉也是一宝,用勺子挖着吃,味道和奶冻一样。而那种枯黄的老椰子最受家庭主妇的欢迎,老椰子皮晒干以后就成了丝络,就像北方的老丝瓜,用来刷锅最合适不过了。

南国的天气变换莫测,时而阳光热烈,时而雨急风骤,椰子树也就呈现着不同的姿态。迎着明媚的阳光,椰子树的每一片椰子都舒展着,伴着微风,它们像是在微笑,这时候枝干上偶尔会趴着几只小虫子,它们上来下去,不停地忙碌着。风雨来了,椰子树突然就静默下来,虽然枝干依然向外扩展,但很明显感觉它们全身紧绷着,不自然地沉默着,他们在一片寂静中思考什么呢?

南国的椰子树,朴实无华,却不容忽略,这个原住民让我不得不去多多关注。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