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感谢初恋的话

挽着朋友的臂膀,一圈圈的走在学校的操场上。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一边听着耳机里播放的新近喜欢上的歌手的音乐。熟悉的青草味,似曾相识的清风拂面,只是身边再也没有那个熟悉的人了。记忆中的潘多拉魔盒倏忽一下子打开来……

还记得高三那些和你一起细细数过的时光,日子如绸缎般在我们面前丝滑地铺展开。开学前几天,我们去自行车店给我们的山地自行车装上了专属于我的车后座。老板打趣我们说,给山地车装上车后座,这是真爱啊。我和你相视一笑,算是默认了老板的话。那时的我们,一定是真的。只是不知道以后的某一天,真的也会慢慢消失,成为虚无,成为空气。自打你的车装上了车后座,我便再也没有早起赶过早餐。高三那会儿早自习是6点半。6点15下来的我总能准时看到你的车停在我家后门,手里拿着早起做的三明治。你做的三明治真是花样繁多啊。有时是紫薯夹蟹柳,有时是番茄鸡蛋夹上火腿……面包被电炉烤得微微有点焦,口感却很合适没胃口的起早的我。这些年我吃过很多三明治,却再也没吃过像你做过的那样饱满可口的三明治。你望着我微微笑着,像早晨的空气一样清新。接过你递过来的早餐,我乖巧地坐上后座,你顺手拍了拍我的头,潇洒帅气的跨上自行车,朝着学校飞奔而去。

清晨的马路宽阔而干净。我们经过一家家火锅店,快餐店,经过一条条小巷,墙壁上挂着美术培训班小朋友临摹的一张张素描。偶尔一两辆公交车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我下意识地扯住你宽阔校服的下摆,小声说好吓人。你回转头,温和地笑笑,轻声说:“别怕,抓紧我就好啦。”快到校门的时候,我会提前下车,你轻轻的推着车子往车棚里面走。虽然我们都不言语,但我们知道晚自习之后老地方见哦。高三学生的一天就这样温馨而甜蜜的开始了。中午放学,在络绎不绝的人流中,我们的车子穿梭其中,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吧,因为我听到了旁边或艳羡或惊讶的声音。我笑而不语,看向你的背。你微微前倾,风把你的校服高高鼓起,送来一阵阵只属于你的气息。我微眯双眼,贪婪的吮吸着。我喜欢你身上淡淡的香气,像是躺在初春的青草地里飘来的青草味,或者阳光下燥热的玉米粒的味道。

可我们总是吵架,因为一切事情吵。穿错一件衣服,你会责怪我;迟到几分钟,我会迁怒你。无厘头,莫名其妙但是每次都气势汹汹。我回避着问题,放纵着自我情绪的宣泄,也自认为你永远不可能离开我。我那么理直气壮又心安理得,你那么倔强脆弱却不吭一声。我们互相展示着自己最坚硬的一面,而掩藏着自己最软弱的一面。我们吵着,好着,分着,合着……无数次轮回,无数次重新开始,无数次陷入死局。我真是奇怪的要死的人,明明很在乎很在乎却假装一点也不,明明很爱很爱,却偏拒绝承认。终于,你累了,我也累了。我们都累了……

你最近过得还好吗?这句话我也只能趁着喝多了给你打个电话问问。说来真是可笑,你竟然已经听不出我的声音了。电话里你的声音疲惫而漠然,就像是一个陌路人。原来一切过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那熟悉的笑容,那温柔的话语,那曾经让我陶醉的青草的气息,都统统随风而逝,再也找不到丝毫痕迹。我们把一切都交付给时间。让时间慢慢治愈我们的伤痛吧。

可是和你分开的每夜,我都无法正常入睡。那种痛深入骨髓,像钝刀一点点深入我的肌肤,像有无数双魔爪撕扯着我的内心。伴着酒精混沌地进入睡眠后,竟然难得做了一个好梦。梦里的你还是穿着一身校服,笑意盈盈地冲我挥手。我走近,你佯怒捏我的肩膀,自然地接过我的书包背上,小声嗔怒怪我迟到了早餐凉了。我笑着,心里明白这只不过是一个虚幻无比的梦。但是,我能不能不要醒过来呢…… 那个悠闲地插着兜意气风发地和好朋友吹牛的你,那个考到年级前几名眼睛里熠熠发光的你,那个和父母吵架在我面前委屈哭诉的你,那个骑着单车青春飞扬的你……那些只属于我的青春记忆,早已融入我的生命,和我一起倔强生长,我怎能忘记,岂容他人亵渎?

谢谢你曾经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因为有你,我才知道付出可以无怨无悔;因为有你,我才明白,原来得失只在一念之间;因为有你,我才懂得,逝去的终将无可挽回;因为有你,我才领悟,爱可以让生命变得如此丰盈厚重。就算我现在不愿意承认,我也必须得说,你是我今生最无法割舍的人。

祝你平安。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