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家乡的大河

别人心中有没有一条梦魂萦绕的大河或是乡间小路,对于这点我是不清楚的。

但我有。

它是一条长长的大河。

大河的学名我不记得,自打我记事就叫它大河,河水常年清澈见底,夏天到处可见绿油油的水草在水底舞动着,坐在小木船上的我们随手可以摘到香甜可口的菱角。

若早上经过大河边时,那棒槌锤衣服声才是声声入耳呢,那是洗衣服的人们趁着早上太阳未升起前,把衣服洗完,好继续干农活。

大河,它貌似永不干涸,日复一日地欢快前进着。

没有喧闹,没有悲喜,它终日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岸边人们匆忙的背影。

外婆家和我们家就隔着这条大河。

小时候,妈妈会用稻箩挑着我们去外婆家,一边箩筐里是姐姐和我,一边是弟弟和妹妹。

妈妈思念她的妈妈,想回去看看,又放心不下年幼的孩子,只能用磨得发亮的扁担挑着我们去外婆家。

小时候,家里孩子多,开销大,刨除日常开销,人情债,可用的钱真是捉襟见肘,但每次去外婆家妈妈都会像变戏法一样掏出皱巴巴的一点零用钱买点肉或是小蛋糕之类的糕点给外婆外公吃,夏天也会买啤酒。

等我们上小学时,我们就跟着妈妈的后面去外婆家,我们都知道过了这条大河再走一段路离外婆家就不远了。

再一鼓作气地走到一棵有点年头的大树下,外婆家就更近了,仿佛触手可及一般。

妈妈从来不会说她想家,想爹妈,她只是用自己的双脚一步步的丈量这不近的回家之路。

妈妈虽不言语,但家乡的大河知道,路边的野花知道,年幼的我们也知道。

要常回家看看,看看那已不再年轻的爹妈。

有钱也好,没钱也好,有钱就出钱,没钱就出力,洗衣,做饭,聊聊天都是好的。所谓孝心无止境。

若真是孝顺,动一善念也贵过那黄金千两。

所谓父子父女母子母女一场,都是极难得的缘分。

去年外婆外公都走了,妈妈虽然照旧做饭,洗衣,扫地,但她的内心一定是悲伤的。

尽管谁也没提及,但我们都能感觉到,就如风知道,雨知道,家乡的那条大河一定也知道。

后记:中午午休,翻来覆去睡不着,又是想起家乡的那条大河,以及那棵有几百年树龄的古树。

吃着故乡的米,喝着故乡的井水长大,即使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家。

故乡的那模样,那景色已然刻录在脑海中。

赞(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