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真正的拥有

存在主义有一句名言:“拥有就是被拥有。”举例来说,我拥有一辆车子,就等于我被这辆车子所拥有,因为我必须时常担心:“我的车有没有被拖走?停车费还没缴怎么办?”刘亮程有一头驴,他说,“我们是一根绳子两头的动物,说不上谁牵着谁。” 《小王子》里说:“我呢,拥有一朵花,我就天天给它浇水;我拥有三座火山,我就每个星期给它们疏通清理。我能做对火山、对花有益的事,才叫做拥有它们。”

我们渴望拥有。拥有似乎才是幸福生活的保证。我们渴望拥有房子,有房子才有家的温暖与安全;我们渴望拥有车子,有车子才能更方便快捷地工作旅游走亲访友;我们渴望拥有票子,有票子,我们能买到好看的衣物、华丽的饰品、名贵的化妆品……当我们拼命渴望有有有,却发现尽管有了,我们依然没有。有了房子渴望别墅,有了车子渴望豪车,有了票子我们渴望更多的票子,物质的拥有永远没有尽头。

填平这些物质的沟壑需要时间,渴望的依然没有,而我们更没了一点点属于自己的时间。“我想去桂林呀,我想去桂林,可是有时间的时候我却没有钱;我想去桂林呀我想去桂林,可是有了钱的时候我却没时间。”《我想去桂林》唱出了许多人的矛盾与焦虑,没有钱不能旅游,有了钱还是不能去旅游。“找点空闲,找点时间,领着孩子,常回家看看;带上笑容,带上祝愿,陪同爱人,常回家看看。”《常回家看看》唱出了当代困境,儿女离开家园寻求幸福,却没了陪伴守候父母的时间。

富翁劝晒太阳的渔夫,多打鱼多挣钱在海边盖间大屋子,然后就可以在沙滩上晒太阳,却没发现渔夫本就在海边悠闲地晒着太阳。渔夫的悠闲也许还缺少一种自觉,但梭罗离开繁华的大都市,在瓦尔登湖简朴生活,把一切不属于生活的内容剔除得干净利落,用最基本的形式生活,简朴简朴再简朴,一百多年前的梭罗的瓦尔登湖,到今天依然是许许多多人心中的诗和远方,是人们渴望的桃花源。何也?

梭罗极简致的物质生活背后是极为丰盈的精神生活。他在日记中写道:“世上有两种简朴,一种是近乎愚昧的简朴,另一种是明智的简朴。智者的生活方式,是外在简朴而内涵丰富。野人的生活方式则是内外都简朴。”这样的外在简朴而内涵丰富,我们的古人早就践行,而且,他们并没有刻意去寻找一片瓦尔登湖。“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也。”《论语》中的孔颜乐处,不就是精神丰盈的明证吗?当我们并不执着地去追求物质的拥有,也就拥有了更多时间与自由寻求精神的富足。

真正的平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内心修篱种菊。真正的拥有,也不是拥有大千世界,拥有豪车别墅,而是拥有内心的淡定与从容。富,不炫耀骄矜;贫,不焦虑自苦。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