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期待明媚春光

阴天有一阵了,春寒料峭。对明媚春光的期待,此刻尤甚。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着卸下冬装,轻装前行了。

冬天,对于我这么一个对四季喜好不分的人来说,如今确是有些厌恶了。许是厚重的棉袄裹挟太久了,又或是厌倦了肃杀的氛围。年纪又长一岁,时间不知为何物,愈发喜欢上欣欣向荣,愈发地爱上茂盛。以前年纪轻,以为我就是盎然春意,春风一吹,生根的生根,发芽的发芽,一切都会生机勃勃起来。我会诧异于花开,会惊喜于落雨。谁曾想,我成为大人,梦想一天天沦陷,奢望一天天地多起来。我就像风里飘散的种子,身不由己,落在哪里就要扎根在哪里。

选择其实是很少的机会,社会机器庞杂,你我都不过是机器上的螺丝,机器轰鸣动荡,明明挤着生疼却还是要咬着牙越钻越紧。有的位置轻松,有的位置劳累,有的磨练了钢筋铁骨,有的却碎的四分五裂。满身伤痕的人们啊,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各人有各人的苦楚,世上一遭,无人不是苦主。有人戍边卫国,年少牺牲;有人踏阵火海,面容俱损;有垂髫小儿,父母双亡;有黄发老人,祭送青丝。人世无常,落笔此刻,又有多少悲欢。

可我们总还是要从这破碎泥泞的人间中找寻一点所爱。顾城写,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余秀华说,要一个黄昏,满是风,和正在落下的夕阳。如果麦子刚好熟了,炊烟恰恰升起。那只白鸽贴着水面飞过,栖息于一棵芦苇。而芦苇正好准备了一首曲子。如此,足够我爱这人间。

我想人是一定要有浪漫情怀的,这一生漫长,浪漫主义是我与禽兽的区别。长久不是浪漫,浪漫才是长久。要像爱花一样,要像沐浴春风一样。

等隔离工作结束,恰好是农历二月,想必那时已是草长莺飞了吧。快点结束这乏人的日子吧。

赞(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