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姥姥的眼睛

1
在我很小的时候,很害怕起床,或者说叫起炕。不到六点就要起来,去学校要走很远很远的路,那个时候我个头小,腿自然也短,于是那段漆黑无比的路在我看来,有些绝望。

有的时候在去学校的路上,会碰到一些同伴,哪怕彼此间不熟悉,至少有个人影,我会刻意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被他甩很远,跟在后面疾走,这会让我很有安全感。于是不觉间,已然到了学校。

我能记得的一件事情是,在我的眼睛还没有彻底睁开的时候,就已经在我的睡梦中,感觉到有双手正在帮我穿着裤子,继而帮我穿好上衣;

直到我稍微有些知觉了,可以从炕上下来了,眼睛一睁开,才发现全身上下的衣服已经全部穿好了,而替我穿好衣服的人,早已在我眼睛睁不开的时候,干了一个小时的活了。

她会偶尔变着花样给我做好吃的,然后放进书包里。

那个时候,贫困是周围大部分人生活的主旋律,炒菜的油更是极为稀缺,而她会将一些馍切成薄片儿,放到油锅里,包裹出一层厚厚的油花。

做好了以后再找个塑料袋,放到我的书包里。有一次,我的书包放了很多课本和作业本,被她放了很多油的馍片儿成了碎渣,我哭了很久。

那段记忆里,姥姥的眼睛,很暗淡,那是劳累所致;又很亮堂,那是对我的偏爱。

2
后来,渐渐地又成长了,开始上晚自习了。同样摆脱不了的是黑暗。

上完晚自习后,已经十点多了,有的时候我会急速狂奔到家里,有的时候则会漫步,在我那些灰暗的日子里,却已经懂得什么是诗意了。

支撑我到家的,仍旧是那双眼睛。大多时候她是紧闭着的,在我上完晚自习后,那个点,忙碌了一天的她,早已睡了几个钟头了,但是这双眼睛仍旧是我期盼的源泉和动力。

小的时候,我最爱喝小米粥,每次都能喝好几碗。有一天,照旧上完晚自习后,我饿极了,跑回家里,看到炉子上放着一口大锅,里面盛满了整整一锅的小米粥。

没有馒头,没有咸菜,我就那样喝完了一锅的小米粥,隔了一天,胃开始渐渐泛酸,想吐却吐不出来。

从此以后,小米粥不再成为了我的最爱,看到它的第一反应,是发自内心的恐惧和厌恶。

也是在很久以后,我在偶然间得知,那是我的姥姥姥爷没舍得喝,全部留给我的一锅小米粥。

那段记忆里,姥姥的眼睛,始终紧闭着,我却知道,我是她心里的牵绊和挂念。

3
我的家人,因为小的时候和我聚少离多,很少有替我参加家长会的机会。姥姥倒是参加的次数不少。

当我是老师眼里红人的时候,姥姥去参加家长会,不会让我心生忐忑和焦躁,她只需要坐在一张椅子上,听着老师颂扬她的外孙就行了。

而当我学习滑坡的时候,姥姥去参加家长会的境况,我却长时间无法忘怀。

初二的时候,因为我将心思都放在了看杂书和写小说的琐事上,总是班上前五前十的我,开始渐渐让老师察觉到了异样。

那次家长会,我在一个山坡上焦急地等待着,晚上回到家,也尽量和姥姥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甚至不敢看她。

第二天早上,还是见到了,我在炕上躺着,她对我说着一些话。当时的我只觉得厌烦和不被理解,多年以后,每当再次回想起来,透过那双眼睛,只感觉到了亏欠。

原来,在一双原本能够因为我引以为豪的眼睛里,渐渐露出越来越多的担忧和无能为力,对自己来说,是如此绝望。

我让她失望了,这滋味,一点也不好受。

4
而我最圆满的一段回忆:那双眼睛里自然没有担忧和无能为力,也没有焦躁和劳累,只有前所未有的轻松和甜蜜。

受够了孤苦飘零的日子,我发觉最能让我感觉到安全感的一样东西,是钱。

于是我开始没完没了地攒钱,没完没了地挣钱。直到某个时刻,我发觉身旁的同学都在为钱发愁,为饭票发愁,我却从未再因为钱发愁了。

有一次,在我过生日的前一天,我想着要做点不一样的事情来纪念这次生日。

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晃荡了很久,终于在一家餐厅面前停留了下来,我知道了在我过生日的这一天,应该做些什么了。

那是整个街道上,最受人追捧的一家餐厅,而那家餐厅曾经和我有着莫大的关联,因为那家餐厅在诞生以前,在同样的地方,也曾诞生过一家叫“望源泉酒家”的餐厅。那是我家的餐厅。

我最喜欢吃的一样东西叫炒面,出自我的父亲之手,可是生意太红火,所以我很少吃到专门为我而做的炒面,多半情况下,我的父亲会多炒一些,将剩下的一点拨给我。

时光境迁,岁月已逝,那家餐厅换了别的门头,早已和我没有了关联,但是菜单上仍然还有炒面。

那本是平日的我,绝无可能吃到的东西,即便我有钱,也舍不得将钱花在这一碗死贵死贵的面上。

可是那次过生日,我和姥姥两个人,进了这家餐厅,饱餐了一顿炒面。她的眼睛,前所未有的轻松和快乐。

这么多年了,那仍旧是我最难以忘怀的两碗炒面。没有之一。

5
那双眼睛,曾经有过太多和我有关的情绪:或者喜悦,或者激动,或者担忧,或者关切。

无论眼睛里的情绪是怎样的,只要能看得见,我都会觉得极有安全感。仿佛那些日子,那些岁月,那些记忆,因为一双眼睛的存在,就永远也不会远离我。

而现在,那双眼睛暂时遭遇到了故障。本来要做手术,因为有些意外,做手术的时间也延后了,而她的眼睛恢复如初的日子也不得不延后。

春节的时候,她看不见眼前的世界,于是我充当了她的拐杖,她的扶手。

我挽着她的胳膊,小心翼翼地下台阶,小心翼翼地蹲下,小心翼翼地替她遮去一切有可能阻挡她行进的杂物。

我瞬间觉得她像个孩子,于是我亲吻着她的额头,她咧开嘴笑,曾经无比劳累的眼睛,越来越多地被轻松和欢快代替。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和她的身份终于调转过来了。她曾是我的一切,现在我终于成了她的依靠。

有一次带她出去散心,走到地下车库的时候碰到十几层台阶,我扶着她的胳膊慢慢地下去,有人把我的位置抢了过去,怕我笨拙的双手将老人摔倒。

我心里想:在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比我还小心翼翼吗?你们可知她对我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而这样的占有欲,却终究是幸福的,因为关切她的人,看样子远不止我一个。

虽然各自都与姥姥眼睛里隐藏着的故事略有不同,但她终于等来了这一天。即便太久,却也终于来了。

我想,我们会让这样轻松的眼神,持续尽可能长的时间。她的眼睛里,有我们太多的秘密。我们不能承担失去它的风险,我们要努力让她的眼睛,绽放最璀璨的光芒。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