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自己的陌生人

其实,我想告诉你,我和你想象中的,也许不太一样。但是和看起来也许差不多。我很敏感,略有自卑,内心干净稍有城府。但我也是个自来熟,我也很乐于助人。我很积极,同样有很多能力和爱好。

这很矛盾,不是么?当你问起有关我,你几乎可以得到来自所有人不同的答案。但他们大体分为两类,一类,是肯定;另一类,是羡慕嫉妒恨。这很自然也正常。

当我写下这篇文章时,我已然忘记掉自己究竟想写下些什么了。就像是从不了解的自己,以及对周遭的放任和忽远忽近。我并不经常在背后议论或者评论别人,但非要说身边怎样的话,那么就是不负责任的人在挥霍自己本性,缄默不语的人在自身相保。这只是离我最近的那两个人的状态,可是为何越向外越能感受到平静和朴素呢?

我们很多时候也许并没有利用自己真正合理的那一部分想法去评价一个人的能力和好坏与否,就像是常常忽略的简单关系;兴奋过后对本质的放纵;不会静下心来了解撮合改变的悲哀……

不得不承认,我有些许消极,不像从前那样能够将所有心情都化作意象,更多我也是学着去将他们消化掉。课堂的末尾,脑海中不经意间闪过曾经的自己,这才明白,原来是忘记了也忘了探索原来的自己,才会在重新长大的时候重新变得幼稚害怕。踏上一座新的城市的土地的时候,我明白我需要的仿佛比从前都多得多,然后就会有那么一刻,也许是半睡半醒,也许是酩酊大醉,总之很多事情涌上心头的一瞬间,就像沉浸在幻想的美好中一样,一切都变得简单清晰,通路一下被打破,于是有了享受,懂了些什么。

后来我大概明白了,其实不要总说什么至暗时刻,每个人一生中的每一秒都会是至暗时刻,而重要的是,其中所蕴含的幸福和期待,清欢和懂得。有几个简单的想法或者几个最棒的知己,足矣了吧,所以我不奢求身边的人怎样,每个我的知己都如此。我只是希望,在未来。我可以和更好的人相遇。

有的时候也会是全部的愿望。

我不喜欢总是伤我的人,也不喜欢自私的人。当我所有的付出成为了理所当然,当我传递的每一秒情感都被量化,被变成一种计算单位的时候,那滋味,相信比被讨厌被排挤难受得多,经历过的人自然懂。我会对于我内心不是特别喜欢和认可的人较为冷淡,同时不会去融入他的世界,毕竟“圈子不同,为何要强硬迁就?”可惜就像某些人常说,我太“圣母”,高尚到,是一种愚蠢的行为。

我向来讨厌别人插嘴,我也不喜欢自己变成最讨厌的样子。我常常被一个又一个人变得心神不宁,在人群中也偶尔失去自我,但是我仍然喜欢与众不同,我仍然愿意坚持己见,哪怕没有人相信,因为我知道世界究竟是怎样的,我更清楚,没有什么比对值得的人好更妥善的了。

对了,我有爱着的人,我们很幸福。跨越千山万水我们都可以心意相连。我不怕时间推移季节更替,因为我知道,我们无论变成什么样子,最终都不会变得自私势利软弱幼稚,哪怕贫穷,哪怕能力不强,哪怕无家可归,哪怕连生活都不能自保。

我只相信,当我意识到自己究竟怎样的时候,那个年轻而老道的我就回来了,一切,就会变得愈发清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