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灵感的日子甚是难熬

​ 没有灵感的日子甚是难熬,不像平日里那般消沉一阵就过去。看着笔下那些毫无灵气的文字,和脑子里杂乱无章的想法,恨不得甩开纸笔去睡上一觉。这种毫无头绪而又摆脱不掉的情绪,就好比摊上了一个无赖,怎么赶都赶不走。可是,我甩掉的纸笔没有人会帮我捡起,也没人会帮我重新换上一个新的脑袋。所以唯有自渡,才能够继续走下去。

即使没了灵感,我也绝不能够拿一些毫无意义的文字来糊弄自己,这并非责任心,只是更近于一种执着。因为当我敷衍的用毫无营养的鸡汤向别人灌输自己的想法时,跟那些拿着刀的强盗有何区别?

我更擅长将这件事儿怪罪于生活。我本不打算说些不正道的话,但事实如此,在这无聊到让人发毛的地方,很难有想要写的冲动。奈何被种种规则所束缚,稍有不慎,仅凭一件小事都能成为别人饭后的谈资。惹事儿不是最大的麻烦。那些喜欢高谈阔论,讨论大是大非问题的圣母们才是麻烦。一旦落入她们手中,要么被她们的言语净化,重新做人;要么只能投胎转世,重新做人;所以,无聊的不止生活。

听大师们说,没有灵感也是一种写作方式。果真不愧于大师之名。本想着无病呻吟,换些同情,可谁知,辗转之间才华横溢写了不少。穷酸文人的傲骨之气,也不过如此吧!其余的,此刻也不必再多语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