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倔了,不努力也挺舒服的。

01
“怎么,你爸妈又让你年后不要回去广州?”

“嗯,他们说老大不小,该是稳定下来了。”

我举在半空中的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朋友塞过来一杯酒示意走一个。

尽管已经广漂5年,朋友的父母还是在每年的岁末都会动员他回家乡发展。

其实回头看来,父母想要他留下是有迹可循的:

饮食不定时,把他本来就不好的肠胃折腾得愈发脆弱;混了5年,可距离一线城市立足的首付还是不够一半;父母逐渐老迈,家里的生意需要他的照料。

我们爱玩游戏的人,都知道游戏打输了可以重来一把。

可生活不像游戏,没法一遍又一遍地“重来”下去。

即使真的能重来,你也要为时间算一下账单。

“努力”是一句很令人感动的话,如果放在电影里,那大概是个不错的情节。

可现实中只有这两个字是远远不够的,因为你还得顾虑柴米油盐,还有日渐窘迫的年龄。

那顿宵夜吃到最后,大家都喝得有点醉。

02
直到现在,我都没有问朋友最后的决定是怎样。

而之所以会记起那晚的对话,是因为这几天的我陷入了“假期综合症”的情绪低潮期。

已经上班一周,却感觉自己还处在春节假期里,工作上没有干劲,夜里熬得很晚才入睡。

女朋友也觉察到我的不对劲,问发生了什么事。

我推搪说可能是生物钟絮乱而已,但其实是:我在逃避。

春节假期按下了关于生活的暂停键,回家让我们“躺着”缓过一口气。

当暂停即将结束,需要重新跟生活对线的时候,我却发现不想要继续下去。

拥挤的地铁人流、琐碎的工作细节、不定时的餐点,这些看起来早已习惯的一幕幕场景,现在再读起来竟然让人有些发怵。

而更让我害怕的是,哪怕熬过各种各样的“难受”,也未必能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就像,朋友那晚说的一句话:

“我不怕熬,只怕熬不到自己想要的样子。”

03
也许,焦虑真的会传染。

女朋友在开学的前一天晚上哭得连晚饭都没有吃。

很难相信一个即将要大学毕业的人,竟然还会因为“不想上学”这件事哭得这么伤心。

我一边抱着她,一边听着她在唠叨不想上学的各种理由:够不到的绩点3.8、逃不过的熬夜肝作业、处不好的人际关系,每一样都是她不想面对的。

都说男生最害怕两件事。

第一件是辨清口红色号。第二件就是哄女生,特别是在哭的女生。

无奈之下,我弄了一碗她喜欢的拉面,一边喂着,一边安慰。

“绩点差点就差点也能毕业;作业能借鉴就借鉴睡个好觉最重要;不想见的人可以彻底翻脸千万不要动气。”

“有些事情做不好未必是你的错,但对自己不好就一定是你的问题。”

“别倔了,不努力也是挺舒服的。”

终于她被我逗笑,然后把拉面端起来,给我反喂了一口:

“那你呢,怎么不对自己好?”

我愣住。

04
在那瞬间,我会发现:

想要舒服其实很简单,把期望值降低就行了。

可难就难在于,我们不想“躺着”,甚至生活里的每件事最后都要倔着达成自己预期的标准。

大概,现实为了证明它是对的,于是给你绊上几脚。

没日没夜地肝作业和复习,绩点才刚到线;恋爱中无条件地付出,却换来分开的结局;在外漂泊几年,仍看不见城市里有自己立足的位置。

生活,挺难的。

有些难是因为客观条件而被迫选择的无奈,有些难则是现阶段暂时无法达到自己想要的标准。

但不管哪种原因导致的“难”,人都喜欢把所有问题都归咎在自己身上,然后下意识地选择“刻薄自己”——焦虑、自怨、熬夜。

人也是挺奇怪的。

明明在一次次“跌倒爬起来”的过程中,我们学会了控制情绪,学会了如何坚强,学会了很多东西。

却唯独没有学会,怎样奖励和厚待自己。

过去总以为,只有把事情做得足够好,才能奖励自己。

但其实是,哪怕事情做得不如理想中的那样好,我们反倒要懂得厚待自己,给予自己面对下一次困难的勇气。

正如,李雪琴在视频里说的:

“不易,是打工人的常态,直面不易,才是打工人的姿态。”

拉面说的招牌豚骨叉烧拉面,一直给人浓汤暖胃的暖心陪伴感。

本次,拉面说聚焦返工季及职场人群,特别推出了赤辛厚乳担担面礼盒,抚慰各位打工人:

尽管逃不过工作的辛酸,但请记得“打工不易,厚待自己”。希望各位在“独担一面”的同时,也要学会以浓汤厚乳,暖胃暖心。

除了担担面以外,还有一系列职场新意周边呈现给大家:碗筷周边寓意下班打卡不会“碗”,升职涨薪够“筷”;煎蛋锅代表工作不背锅。

希望在一年之始,让独自离家面对工作和生活的打工人们对自己好一点。

为一年的工作和生活,开一个好头。

最后。

做得不好而厚待自己,不是说

能够不理会在这件事里做得不好的地方。

而是要奖励自己:

并没有因为这件事上表现得不尽人意,而降低对后面工作和生活的标准。

我知道,这种奖励对于结果来说未必会有实际意义。

甚至,摔倒的次数还是没有减少,摔倒的样子还是一样地难看。

但或许,它能让我们在摔倒后更快地站起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