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灿烂,却于我无关

有这样一类人,他们彬彬有礼,进退有度;他们学富五车,容貌精致,但当你被他们的魅力所吸引想要靠近时,却又会被他们礼貌又客气地拒绝在外。

他们就像精美又华丽的瓷器,只能容许你远远地观望,一旦你尝试靠近就会有一块不近人情的屏障将你隔绝在外,杜绝你靠近的可能。

不知是幸还是不幸我和她恰巧就是这样的一类人。

我和她很像,我们可以正常地和周围的人交流,可以和他们谈天说地甚至可以让他们产生相见恨晚的错误感觉,只是我们从来不曾交付出我们的真心,等到夜晚,白天的浮华散去后,眸子里才堪堪透露出一丝冷漠。

她和我是高中的同桌,初见时她身上的一些特质就深深吸引了我,周围的人都在吵闹,疯闹,只有她静静地坐在那里,脸上带着礼貌的笑容静静地看着他们,显得彬彬有礼却又不近人情。

那一刻,我的灵魂告诉我,万分之一的可能发生了——她就是和我一类的人。

她那于喧嚣人群中格格不入的淡漠眸子,那彬彬有礼的神情让我找到了共鸣,仿若找到了我的影子。

顺其自然的,或者是说同类人的吸引力让我们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朋友。

我们善于应付交际,我们深谙人类的心理并利用这一点将那些人玩弄于掌心,我们冷漠而克制,我们一起守护着属于我们自己的底线。

我们彼此相依,我们引为知己。

但是,两只刺猬尝试靠近怎么会是温柔的结局呢?我们不会遍体鳞伤,只是会顺其自然地形同陌路而已,毕竟——我们懂得如何趋利避害。

我们一起吃饭,一起看书,一起做很多事情,渐渐地我们可以共喝一杯水,共用一本书,我们的界限不再那么分明,这是我们对彼此特殊的宽容,因为我们是彼此的影子,相互依靠。

那是我为数不多的真心实意快乐的时光,毕竟就算你防着所有人也不可能防着你自己。

如今虽然我们已形同陌路但我对那段时光的怀念并不作假,繁华而污浊的世间我们彼此相依,享受着只有我们的快乐。

但是,我们忘了冷漠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并不会因为经历而磨灭掉,它已经成为潜意识,深入骨髓,药石无医。

因为关系的加深我们相处过程中分寸感渐渐淡化,直到我们的底线响起了警报提示了我们的处境。原来,不知不觉间她竟浸染了我的生活。

那一刻,我的心里充斥着的只有警惕,像是野狼一般警惕着这个侵了自己领地的人,即使曾经我把她看作是另一个自己。

事实证明,我们果然不愧是同一类人,就是反应也是一样的,只不过她比我更果断。

我们没有吵架,没有道别,甚至连冷战都没有,只是心照不宣地渐渐走远。

平静,礼貌又无情。

唯一的安慰也许就是我们心照不宣地保留了彼此的微信,像是标志着我们曾经这段温柔的岁月。

只是只能是标志我们不会有以后了。

也许以后还是会有人闯入她的领地也许那个人会让她打开心扉,让她不再冷漠,但那个人绝对不是和她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我。

无论如何,她依旧是那段温柔岁月里的慰藉,我怀念,且珍惜。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