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知己赋

人生在世,何人不希望多交朋友,常遇知己。

然当叹人海知音难觅,红尘知己难寻。常羡俞伯牙之庆幸,奏高山流水之曲,遇千古知音。深感屈公原之悲壮,众人皆醉唯己醒,路漫漫独自求索。更有佳话,亦有绝唱。刘关张豪杰三结义,三国英雄气千年永存。一百单八将齐聚梁山,水泊梁山曲百载风行。好一个,悲欢共,生死同,轰轰烈烈,开创人间伟业!

李白曰:“贵在与知己,何必金与钱?”杜甫云:“山河不足重,重在与知己。”诚哉斯言?信哉斯语?当赞马克思遇恩格斯,志同道合,并肩奋斗,开创科学社会主义。应颂毛泽东逢周恩来,相濡以沫,共同作战,缔造我人民共和国。惟愿伟人高风亮节永在,浩然正气长存!

然择友当慎也,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古人云:“与善者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与不善者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交友何无戒也,应效管鲍之金兰交,共谋进步;莫仿官华之清高交,割席分坐。朋友相处亦有忌也,孔子云:“交浅而言深,既为君子所恶,亦为小人所薄。”

朋友中可爱者莫过于诤友也。能心无遮拦肯把缺点把在明处,以真心诚心相待之人,有时倒可以成为君之至友也;敢于言君之缺点,不勤于说君之好话之人,有时则是君之难得之诤友也。
然则我亦有感也,为何淮阴侯“生死一知己”也,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朋友中真诚相待者有之,却怎又有吸血卖友之徒也?

然而,我仍欲得佳友知己。问苍茫大地,浩瀚寰宇,所谓知己,在山何处?所谓知音,在水何方?有感始皇欲得韩公非,“与之游,死无憾矣”;常叹鲁迅结交瞿秋白,“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在近乎灰色之世界里,与物欲横流之社会中,得以好友相伴,当人生之大福气也。以斯观之,我当年年失望年年望,处处难寻处处寻矣!

古人云:“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君用青春赌明天,我用真诚换此生。是矣,我不复多言,就此停笔。